新華網 正文
贛鄱戰水記
2020-07-17 07:36:15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7月13日,江西鄱陽縣珠湖聯圩出現多處管涌,第72集團軍某旅出動200余名官兵趕赴現場封堵管涌。新華社發(張毛攝)

  武警江西總隊上饒支隊的一名戰士臉上流下的汗水(7月14日攝)。新華社記者萬象攝

  7月12日,江洲鎮柳州村的村支書洪棉雪(右)和村民一起打樁,加固堤壩。新華社記者彭昭之攝

  ●“那真是瓢潑大雨,洪水來得急、來得猛,河水兩天暴漲兩米多,我長這么大,也經歷過1998年的大洪水,但從未見過昌江漲這么大的水!”

  ●“出門啥都沒來得及帶,家里的平房很快就進水了!”

  ●鄱陽湖是江西的“集水盆”,是長江中下游重要“蓄水池”,鄱湖“戰況”,關系下游安危!

  ●逆水而行,眾志成城,面對萬千子弟兵和贛鄱兒女筑成的“堤壩”,滔滔洪水會不會“低頭”?

  “那真是瓢潑大雨,洪水來得急、來得猛,河水兩天暴漲兩米多,我長這么大,也經歷過1998年的大洪水,但從未見過昌江漲這么大的水!”

  站在碗子圩堤上,望著昌江湍急的水流,談起幾天前的那場洪水,今年62歲的江西鄱陽縣古縣渡鎮馬埠村村支書汪日明仍心有余悸。

  7月7日到9日,48小時內汪日明家門口的昌江水位從19.98米上升到22.43米,水位接近堤面,滲水、泡泉、跌窩……馬埠村村口的碗子圩險情不斷。兩天兩夜,他帶領村里的黨員干部一直在堤上拼搶,排除險情后才打了一個盹。

  19.01米、20.73米、21.97米、22.53米……

  7月以來,江西多地遭受強降雨襲擊。7月12日零時,鄱陽湖標志性水文站星子站的水位井內,湖水漫過一道紅色標記——“1998年洪水位22.52m”,標志著鄱陽湖突破有水文記錄以來的最高水位。

 ?、艏?、Ⅲ級、Ⅱ級、Ⅰ級!

  7月10日,長江水利委員會水文局升級發布鄱陽湖湖口附近江段、鄱陽湖湖區洪水紅色預警!

  11日10時,江西省防汛應急響應級別提升至程度最高的Ⅰ級。

  長江下游支流很少,作為長江進入下游之前的重要“蓄水池”、江西的“集水盆”,如果鄱陽湖水位高位運行,洪水下泄,可能會對長江下游的江淮、太湖流域造成危害。

  下游安危,看鄱湖“擔當”!

  險情到底有多險?鄱陽湖能否守???百姓能否安全?

  驟雨:“家里的平房很快就進水了!”

  “出門啥都沒來得及帶,家里的平房很快就進水了!”

  今年70歲的九江市都昌縣周溪鎮大屋場邵家村村民邵自祥從小生活在湖區,見慣了洪水,在7月10日深夜接到緊急轉移通知時愣了一下。

  今年的汛情有多急?周溪鎮干部向恭和用了一組數字來描述:從超警戒水位到超歷史水位,僅用了一個星期,最快的一天漲了半米多。

  “沒過多久,我們就開始執行上級要求開閘清堰分蓄洪水,水確實太大了?!毕蚬Ш驼f,這種情況非常罕見,過去每到汛期鎮村干部都要護堤,由于大多是土壩,加上水位太高、來勢太急,今年如果再加高就很危險了。

  都昌縣共有24個鄉鎮,其中有21個鄉鎮瀕臨鄱陽湖,建有大小圩堤89座,其中萬畝以下圩堤83座,這里發生的一切正是鄱陽湖流域的縮影。

  7月6日開始,江西北部連續遭遇強降雨,南昌、景德鎮、九江等贛北多個城市相繼告急。截至7月11日,全省河道超警戒站數達32個,河水匯聚加上長江干流的頂托倒灌導致鄱陽湖水位迅速上漲。水利專家分析研判認為,鄱陽湖流域面臨嚴峻的防汛形勢。

  7月8日晚,濱湖的鄱陽縣萬畝圩堤問桂道圩出現漫決險情。到了10日,洶涌的洪水就將圩堤沖出一道長達120多米的口子,洪水裹挾著渾黃的泥沙滾滾而下。

  在都昌縣三汊港地區,記者看到,一段長達數千米的公路已完全被水淹沒,當地政府不得不臨時用大型挖掘機幫助有需要的干部群眾出行。

  據江西省防汛抗旱指揮部統計,截至7月15日16時,洪澇災害已導致江西643萬余人受災,65.4萬余人被緊急轉移安置,58.47萬公頃農作物受災。

  人民至上,生命至上!面對罕見特大洪水,為減輕鄱陽湖及長江九江段防洪壓力,江西省防汛抗旱指揮部13日宣布,對鄱陽湖區185座單退圩堤,全部主動開閘清堰分蓄洪水——經分析,此舉可降低鄱陽湖水位20厘米以上。

  鄱陽湖是江西的“集水盆”,江西境內贛江、撫河、信江、饒河、修河五大河流從東、南、西三面匯入鄱陽湖后進入長江。鄱陽湖是長江中下游削峰補枯的重要“蓄水池”,經鄱陽湖調蓄注入長江的多年平均水量占長江總水量的15.5%;長江水豐則江水入鄱陽湖,長江水枯則鄱陽湖水入江。

  江西省防汛抗旱指揮部秘書長徐衛明說,守住鄱陽湖,也將大大降低長江下游地區的防汛風險。

  搶險:封堵決口、死擋洪水

  隨著操作手張劍文駕駛推土機將最后一車土石倒入決口處,鄱陽縣問桂道圩決口封堵現場汽笛長鳴、紅旗獵獵。在搶險人員連續與洪水“近身肉搏”83小時后,127米寬的決口成功合龍。

  “決口封堵的每一米,都是老鄉們回家的一大步?!臂蛾柨h是張劍文的老家,這位24歲的推土機操作手見證了127米寬的決口一米一米縮小,最終將最后一米封堵。

  鄱陽鎮問桂道圩堤發生漫決后,近萬名群眾被緊急轉移,中國安能第二工程局迅速調集400余名搶險人員、52臺(套)裝備星夜馳援,并與陸續趕來增援的火箭軍、武警和預備役部隊,會戰于鄱湖之濱。

  暴雨之下,水位猛漲,決口封堵戰十分艱險。他們采取“堤頭裹頭保護、石碴戧堤進占、水上分層碾壓、黏土拋填閉氣”的機械化單向立堵戰法,同時利用GPS測量儀、雷達流速儀掌握決口處水位、流速變化,確保封堵作業高效。為盡快完成搶險任務,每輛工程車由兩名操作手輪流作業,“人歇機不?!?,24小時不間斷封堵。

  13日23時8分,問桂道圩成功合龍。

  因汛情嚴重,連日來,鄱陽湖沿湖區域多條圩堤險象環生。

  9日晚,鄱陽縣昌洲鄉中洲圩發生潰堤,決口長約170米。

  12日晚,江西修河三角聯圩發生潰堤決口險情,決口長度達到200米……

  泡泉、穿孔、跌窩、漫決……截至7月14日,江西境內,長江干流、鄱陽湖區及其他圩堤超警堤防長度達2531公里,沿線險情不斷,處處是“戰場”。

  在位于鄱陽縣城附近的昌江圩,水位已超過堤面一米。堤壩上,工程車輛來回穿梭運送土方和砂石,干部群眾冒雨壘砌裝滿土方的編織袋,對堤壩進行加高加固處理。

  與洪水較量,比的是意志,拼的是韌勁。

  去年9月入伍的武警江西總隊機動支隊“00后”小戰士劉意飛跟隨部隊一同來到昌江圩。幾輪暴雨過后,高溫預警不斷。在地表溫度40多攝氏度的圩堤之上,劉意飛與戰友們揮舞著鐵鏟,將泥土一袋又一袋裝填完畢后,扛著30多公斤的沙袋朝著洪水浸泡的圩堤沖去。經過近一周的奮力拼搏,堤壩壘起了一條高1.5米、長1500米的“土龍”,將洪水死死攔在城外。

  水實在來勢太猛,并不是每一條圩堤都能“挺住”。它們表面看似平靜,實則暗潮涌動。

  “跟著我,不要怕!”

  洪水徹底沖破雙峰圩的那一刻,鄱陽縣雙港鎮雙豐村村支書彭芳蠟帶著11名武警官兵一口氣跑了5公里,才成功撤退到制高點。

  “本來我們是誓保雙峰大堤的?!迸矸枷炚f,但那時圩堤已經千瘡百孔,洪水即將漫堤。11日凌晨4點,天突然刮起風,洪水漫堤后,漏洞突然變大,堤身瞬間潰決……

  “趕緊找制高點,這里已經保不住了,先保人!”一名戰士接到上級指令后,向彭芳蠟打聽制高點位置。熟悉地形的彭芳蠟帶著他們一路狂奔。

  “如果晚一點跑,我們可能都被沖走了?!迸矸枷炚f。

  圩堤除險,險象環生,這樣的故事并不少。

  每公里6個人,每隔1個小時巡堤一次——在鄱陽縣,10萬多名干部群眾奔忙在抗洪一線,守護著417公里圩堤。

  轉移:救援船被浪頭掀翻,村支書抱住一根木頭才脫險

  暴雨如注,水深處有四五米!

  8日晚,洪水來襲謝家灘鎮。

  45歲的鄱陽縣謝家灘鎮前楊村黨支部書記方愛紅緊急帶著村里的干部鳴鑼預警,挨家挨戶動員群眾轉移,把不具備就地高處轉移條件的村民全部安排到集中安置點,幾乎兩夜沒合眼。

  9日早晨五六點,方愛紅在安排村里的搶險工作時,突然接到一名群眾的求援電話,說家里快要斷糧斷水。她趕緊找來一條船,搬上方便面和礦泉水,穿上救生衣準備出發。方愛紅不會游泳,男同事主動請纓卻被她拒絕?!按蠹艺f讓男的去,但我是支部書記,我要帶頭沖在前面!”

  早上風浪大,就要進村時,一個浪頭打來將船掀翻,方愛紅落入洪水中。她當場被灌了幾口水,情急之下抱住了一根木頭。附近的村民看到方愛紅被水流沖走,趕緊劃船去追,追了快兩公里終于把她救起。

  “當時,閃過的念頭就是自己這次可能回不去了,但為群眾犧牲我不后悔!”她說。

  洪水來臨前,提前轉移是確保群眾生命安全的關鍵所在。

  7月12日19時40分,修河三角聯圩發生潰堤,聯圩長33.57公里,堤內耕地5.7萬畝,兩萬多人需要星夜轉移。

  險情發生后,江西省委、省政府連夜調度,緊急調派救援力量、調撥搶險救災物資,妥善轉移安置群眾,盡最大努力保障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

  “我開始擔心被洪水圍困在家中,他們很快趕來解救我們,扶著我上車和下車,對待我像親人一樣?!苯衲?3歲的三角鄉白沙村村民戴際銀坐著武警江西總隊鷹潭支隊的車安全轉移到縣城,談起當時的情景眼噙淚水。

  當地縣鄉村的干部、公安、消防、武警等800余人,采取鳴鑼、喇叭呼叫等方式連夜組織群眾轉移。次日清晨,當地又組織100余名救援人員開展拉網式排查,確保不遺漏一名群眾。

  7月12日中午12時,長江九江站水位22.77米,超警戒水位3.27米。九江市柴桑區江洲鎮防汛抗旱指揮部根據應急預案,當天果斷發布通知:7月13日前全鎮老幼病殘必須全部轉移完畢!

  親歷1998年洪災的江洲村村民劉碩林回憶,當年由于汛情持續時間長且反復,有的轉移出去又回來了,破壩的當天出現了擁擠情況?,F在吸取了過去的教訓,組織指揮更加科學有序,百姓自然就安心。

  “今年雖然沒來得及帶東西,但在安置點每天中午和晚上都有一葷兩素一湯,有熱水可以洗澡,還有醫生、護士專門負責健康衛生,吃得放心、住得安心?!痹诙疾h周溪鎮中心小學安置點,47歲的王家山村村民付志華說,1998年自家房子被淹后,匆忙間只得寄宿在鄰居家。

  “這幾天,我在電視中看到安置點孩童的笑臉,非常感動?!背錾谯蛾柡?、1998年大洪水時才十一二歲,如今在南昌工作的張麗園感到很欣慰。這是因為,安置點不僅有各方調撥的應急物資,江西省委、省政府還要求動員教師和志愿者,想法子豐富安置點少年兒童的文化生活,保護孩子們臉上純真無邪的微笑。

  返鄉:3000多兒郎應“召”回來守護家園

  江新洲,四面環水,如一葉扁舟孤懸長江。

  連日來,受強降雨和上游來水影響,江新洲水位持續上漲,截至7月13日下午4時,長江九江站水位22.72米,超警戒水位3.22米,一點點逼近歷史最高水位。

  汛情形勢緊急的北堤,江水已經高過壩面,濁浪不停拍打岸邊沙袋。江洲鎮柳州村村支書洪棉雪站在水中,用一袋袋沙石堵住滲漏。

  “大堤背后是良田和家園,堤毀了,家就懸了?!焙槊扪┱f。11日夜里,當地突降雷雨,為了在大壩外層鋪上三色布防風浪侵蝕,他毅然挺身而出踏入江水,連續奮戰6小時,腿腳被浸泡得發白。

  “腳破了,鞋穿上就不敢脫了?!焙槊扪┱f,不是沒有換班,但水位一直在漲,根本坐不住。只要干部在場,老百姓就會安心。

  孤島防汛,最缺的是人力。約7000人的江新洲,很多人都外出打工,島上實際可用勞動力不足千人。為了增加防汛力量,7月10日,九江柴桑區江洲鎮發布《致江洲在外鄉親的一封信》,13日南昌新建區防汛抗旱指揮部也發布了《致新建區廣大人民群眾的一封信》,紛紛號召青壯年返鄉投入抗洪搶險一線,共克時艱。

  “人員短缺,調配緊張,親愛的父老鄉親們,家鄉需要你!”一封封情真意切的防汛“家書”,迅速在線上線下引起強烈反響,甚至成為“網紅”。

  江新洲眾多青壯鄉梓紛紛放下手中的工作返回家鄉,抗洪搶險保家園。

  “看到這封信才曉得江水漲這么快。家鄉需要我們,我們需要回來?!?1日早上8點,在九江市經營著一家公司的江洲鎮團洲村村民方大貴和10名老鄉坐上輪渡回家,當天上午,他就扛著鐵鍬出現在大堤上。

  56歲的周齊峰在外承包工程,在他看來,大堤是幾十年前村里男女老少一擔擔土挑起來的,雖然那時候自己還小,才十幾歲,但挑土筑壩仿佛就是昨天的事?!肮こ炭梢圆桓?,但家一定要守住?!?/p>

  1998年出生的沈捷也回來了,在父母反復的講述中他才了解到,當年為了防汛,父親一直堅守到最后一刻,母親一個人拖著他和姐姐轉移?!靶罩袔?,再加上一個‘捷’,我想,當年父母為我取名的時候是希望能夠防汛大捷?!鄙蚪菡f,雖然父母都搬到市區住了,但過年過節都會選擇回島上,一家人覺得這里才是真正的家,守堤責無旁貸。

  在防汛最吃勁的幾天里,江新洲回來了3000多青壯勞動力。40多公里長的大堤上,人們晝夜值守,或巡堤查險,或裝沙壘壩。餓了,就隨便扒兩口;困了,就躺在哨所瞇一會,拼盡全力只為把家守住。

  在新建區鐵河鄉,百余名鄉賢主動請纓,趕赴抗洪搶險一線,一時難以趕回的紛紛捐款捐物。鐵河鄉黨委書記熊輝在一線堅守多日,雙眼布滿血絲,嗓子已有些沙啞。他說:“大伙已經值守十多天了,每天休息不到3個小時,親人們回來了,我們也能稍稍喘口氣了?!?/p>

  “堤壩后面就是家,防洪就是保家,無論如何都要把洪水攔在外面?!苯髂喜h塘南鎮和豐村22歲的大三學生熊為宏前一天搶收稻谷到晚上10點多,第二天一早直奔壩上,裝沙袋、扛沙袋,手上勒出道道紅印。

  “我是軍人,請派我去最需要支援的崗位!”現役軍人肖保華正好回鄉休假,看到微信公眾號發布的汛情后,主動找到南昌縣塘南鎮防汛抗旱指揮部辦公室,申請到抗洪前線去。

  心在一起,家就有希望。

  護堤:“他們一排排就地躺著睡,太令人心疼!”

  “泥巴裹滿褲腿/汗水濕透衣背/我不知道你是誰/我卻知道你為了誰……”一首謳歌人民子弟兵奮不顧身抗洪搶險的歌曲《為了誰》曾傳遍大江南北。

  猶記得1998年,滾滾洪水如脫韁的野馬,直逼古城九江,數十萬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危在旦夕。在這場與洪魔的殊死搏斗中,人民子弟兵真正的舍生忘死,一躍跳入江中筑起了人墻,創造了堵口成功的人間奇跡。

  時空變幻,又逢大汛,在戰士們當年踏過的堤壩上,新一茬年輕子弟兵再次義無反顧。

  7月12日晚22時許,剛停下來休整的武警江西總隊鷹潭支隊支隊長徐雄偉連夜率領40余名官兵,火速趕赴三角聯圩潰堤處。一路上,到處散落著巨大的石塊,部分路段完全被洪水淹沒,開進異常艱難。

  “就是爬也要爬過去!”徐雄偉和官兵們一邊清理道路,一邊全速開進。23時許,部隊抵達了任務現場。他說:“我們快一分鐘,鄉親們就多一分安全!”

  “這些官兵都跟自己的孩子一般大,這么熱的天,干這樣重的活,好多人都曬脫皮了。晚上累了,他們一排排就地躺著睡,太令人心疼!”

  說到動情處,余干縣楓港鄉大屋村的老黨員江海輝眼眶濕潤了。

  從7月7日算起,江海輝便一頭扎在抗洪搶險工作中,連續7天堅持在楓富聯圩上抗洪。有人勸他回去休息一下,不能這樣扛,他婉拒說:“官兵們頂著烈日暴曬、扛著蚊蟲叮咬為我們守堤,我要是回去休息了,怎么坐得???”

  軍民情深。

  在鄱陽縣鄱陽鎮江家嶺村,一支特殊的防汛隊伍受到廣泛關注——這是一個由平均年齡超過50歲的阿姨組成的“阿姨團”。隊長余風英說,看到這么多武警戰士和縣里的干部都來守護圩堤,大伙也想盡自己的力量做點事。干不了扛沙袋重活,就幫武警戰士裝沙袋;修不了圩堤,就協助巡堤查險;天熱了,就熬綠豆湯幫大伙兒解暑……

  在江新洲,在棉船島,在長江干堤,在鄱陽湖畔……

  截至14日,江西累計投入各種抗洪搶險力量128萬多人次,累計投入機械裝備8800多臺(套),填堵土石方122萬多立方米。

  16日10時,鄱陽湖星子站水位高位緩退至22.11米,但仍超過警戒水位3.11米,防汛形勢十分嚴峻。

  逆水而行,眾志成城,面對萬千子弟兵和贛鄱兒女筑成的“堤壩”,滔滔洪水恐怕也要低頭。(劉健、李興文、吳鍾昊、余賢紅 參與記者:郭強、范帆)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加載更多
三門峽水庫降至汛限水位以下
三門峽水庫降至汛限水位以下
高校暖心畢業“寄”
高校暖心畢業“寄”
雨荷
雨荷
夏日林周風光美
夏日林周風光美

?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6248601
国产 亚洲 另类 欧美 在线_亚洲国产高清在线观看视频_性欧美牲交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