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悅聽】俞勝:家鄉的味道

2020-07-15 09:24:12 來源: 新華網

【新華悅聽】俞勝:家鄉的味道
-

  “新華悅聽 值得一聽”,大家好,這里是《新華悅聽》,我是本期主播牧軒,今天給大家分享的文章是作家俞勝的散文《家鄉的味道》……

  農歷三月三的那天,我家鄉的朋友在微信圈里曬蒿子粑,烙熟后的蒿子粑像一只只圓圓的月餅,烤得淺黃的米面上點綴著青綠的蒿葉??粗@圖片,似乎米面的清香和青蒿的香味正向我陣陣襲來。心里猛然一驚,離開家鄉三十年,三十年里竟然一次也沒有嘗過蒿子粑的味道,可是它的味道在我的記憶里深刻著呢,似乎從來不曾消減。

  在我的家鄉,三月三吃蒿子粑,就跟端午節吃粽子、中秋節吃月餅一樣,是自古沿襲下來的習俗。

  三月三的那天,在田間地頭鮮美的青草間,找到那些點點散布著的香蒿,采回來,洗凈,用開水焯一下去苦味,與米面一起拌勻,做成月餅狀下鍋烙熟。烙好的蒿子粑外脆內軟,細而不糯,咬一口,青蒿的味道就縈繞在齒間三十年。

  這些年,也曾動過三月三的那天做一回蒿子粑的念頭,可是在北方,不知道哪個郊外能尋找到那肥嫩、散發著藥草一樣清香的鮮蒿,只好屢屢作罷。

  蒿子粑雖然不能做,也從來沒有做過,不知真要做的時候,自己能不能做成功。但家鄉的另一道菜——山粉圓子,現在的我烹制起來可謂得心應手。

  在我的家鄉,人們把紅薯叫做山芋,山粉就是紅薯的淀粉。秋天把成熟的紅薯洗凈了,磨碎,取汁,晾干,得到紅薯的淀粉。城市的超市里買不到,我春節回鄉探親的時候,親友殷勤相贈,家鄉的山粉才跟著我來到了北方。

  做山粉圓子這道菜,首先要取適量的山粉加水調成糊狀。鍋中注入少量油加熱,防止粘鍋的意思。油熱即把調好的山粉糊倒入鍋中,用筷子不停地攪動,糊干,用鏟子翻成烙餅,烙好了的餅色澤呈半透明膠裝,無白色夾心。這是做好山粉圓子這道菜的一個核心步驟。

  我卻掌握不好這烙餅的功夫,常常弄得外面糊了,而里面的山粉還是白色。后來,靈機一動,把山粉經過簡單的翻烙之后,取到案上切成塊,再放入鍋中加水煮熟,煮熟后的山粉塊成了個個晶瑩剔透的山粉團。撈出去水,置入盤中。取適量五花肉,煎炒七分熟時,把盤中的山粉團倒進去,先后加醬油、蒜瓣,至湯汁變稠時,撒上蔥花,一盤色澤金黃,清香四溢的山粉圓子就做好了。品品那圓子,軟而不糯、甘美如飴;品品那五花肉,香糯不膩、入口即化、回味生津。

  掌握了做山粉圓子的訣竅后,我就常常在家中賣弄這技術。有一回,我在廚房賣弄,調糊、切肉、剝蒜、切蔥……鄰居胡姐來找我愛人聊天,時候不早了,胡姐起身告辭。我的山粉圓子恰好燒制成功,清香四溢,溢到客廳,胡姐挪不開步子了,吸著鼻子打聽這香氣。吃飯的時間,留下吃飯吧。胡姐還客氣,說唉喲,我可在減肥,晚飯只吃一根黃瓜一個蘋果的。臨了,一盤山粉圓子被她一個人吃了半盤,不好意思地擦著嘴笑著說,能品嘗到如此美味,管他減肥成功不成功呢,撐就撐一回吧。

  許多朋友品嘗到我做的山粉圓子后,都對我家鄉的美味羨慕不已,紛紛做出將來要去一游的打算。

  我家鄉還有一種風味小吃,叫米面,這米面和前面說的蒿子粑的米面可不是一回事,蒿子粑的米面指的是米粉做的粑面。而我現在說的米面,是用米漿蒸制成面條的,類似于云南的米線,吃起來卻比云南米線勁道,味道也有許多細處的不同。這米面只有在我的家鄉桐城才能買到、品嘗到,到了省城合肥,超市里雖然也有賣米面的,吃起來卻不是我家鄉的味道了。

  記得有一年,我母親煮米面,佐入了湖里剛捕撈上來的、身長不足盈寸、通體透明的小銀魚,吃過后,那份清香,那份鮮美,至今只要一回味,仍是饞涎欲滴。

  家鄉的味道啊,就是那濃濃的鄉愁,久久地、久久地彌漫在游子的心頭。(俞勝)

  本文原載于《檢察日報》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001392030731
国产 亚洲 另类 欧美 在线_亚洲国产高清在线观看视频_性欧美牲交在线视频